博旭老司机在线观看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怡春院分院
  • 抒情怡春院分院
  • 爱情怡春院分院
  • 叙事怡春院分院
  • 英语怡春院分院
  • 哲理怡春院分院
  • 儿童怡春院分院
  • 写景怡春院分院
  • 情感怡春院分院
  • 短篇怡春院分院
  • 写人怡春院分院
  • 节日怡春院分院
  • 古代怡春院分院
  • 写物怡春院分院
  • 优美怡春院分院
  • 经典怡春院分院
  • 心情怡春院分院
  • 现代怡春院分院
  • 网络怡春院分院
  • 优秀怡春院分院
  • 冰心儿童怡春院分院题材

    分类:儿童怡春院分院 时间:2017-05-16 本文已影响

    篇一:冰心的怡春院分院特点

    冰心的文章特点

    冰心的文章有怡春院分院 :《寄小读者》《山中杂记》《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与小朋友谈访印之行》《我参加了一次动人的会见》《我们的祖先所唱的歌谣》《中野绿子和小慧》《老舍和孩子们》《腊八粥》《我的童年》《童年杂记》《灯光》《我的中学时代》等等;诗:《可爱的》《纪事》《一条红领巾》《六一节在拉萨》《献给我们挚爱的宋庆龄奶奶》等等;小说:《一个兵丁》《离家的一年》《冬儿姑娘》《好妈妈》《小桔灯》《回 2000 郧啊贰都且患钅淹氖虑椤返鹊取

    冰心,原名谢婉莹,祖籍福建省长乐县。从小喜欢读书识字,阅读了大量中国古典小说,这为她以后创作打下了坚实基础。1918年中学毕业,考入北京协和女子大学。“五四”运动爆发后,积极参加这一反帝反封建爱国民主运动,开始了以社会、家庭、妇女为主题的“问题小说”创作。1919年9月发表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第一次用“冰心”笔名。1923年,第一本诗集《繁星》出版,它是中国小诗最初之作,也是影响最大之作。同年又出版第一个怡春院分院小说集《超人》,第二个诗集《春水》。在美国留学期间,写了二十九篇通讯集《寄小读者》。 1926年回国,先后在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女子文理学院任教。抗日战争期间,以“男士”为笔名,写了一组以妇女为题材的怡春院分院,结集为《关于女人》。1946年赴日,1951年回国后,一面热情参加各种社会蝌蚪网,一面继续从事创作。先后出版了《归来以后》、《我们把春天吵醒了》、《再寄小读者》、《小桔灯》等,除创作外,还从事外国文学的翻译工作。

    早期的冰心受出身和家庭的教养及基督教义和泰戈尔哲学的影响,把“爱”作为人生的最高理想。在“爱”的思想指导下,其作品歌颂母爱、童真、自然、

    人类爱。文笔清新秀丽,委婉柔美,但题材较狭隘,时代气息不够强烈。建国后,冰心怡春院分院创作呈现了新的思想风貌,歌颂劳动人民,歌颂日新月异、欣欣向荣的祖国,充满爱国主义激情,如《印度之行》、《樱花颂》等。在风格上既保持了过去委婉含蓄,清新优美的特点又充满了战斗的激情,呈现出明朗欢快的基调。冰心怡春院分院的语言“清丽”、“典雅”。她善于提炼口语,使之成为文学语言,她能把古典文学中的辞章、语汇吸收融化,注入到现代语言中去。远在“五四”初期,冰心就以语体白话文从事创作。在行云流水般的行文里,在引诗援典或遣词造句中时而出现某些文言词语。然而,并非文白相加,而是经过精心提炼、加工,使之相互融合,浑然一体,形成独特的语言艺术:既凝练明快 清新婉丽。或色彩鲜明,或素缟淡雅,都带有浓重的抒情性,给人以如诗似画的美感。其错落有致的长短相间的句式以及排比、对句等的切当穿插,更增强了语言的音乐性。广大读者对这种语言交口称赞,以致把后来的既表现出白话文的流畅、明晰,又有文言文的洗炼、华美的语言,统称之为“冰心体”语言。

    在冰心笔下,大自然具有人的灵性。景因情之融入而更美,而蕴含有丰富的情感内涵。这种融情入景,情景相生的艺术特点,使作品具有抒情诗的韵味和风景画的情致;而笔调的轻倩灵巧,语言的清隽流丽,既有白话通俗流畅的特点,又有古典文言精练雅致的长处,形成了冰心怡春院分院与众不同的特点。

    她的作品有的倒是对祖国、故乡、家人的怀念。也是集母爱,童真,自然为一体。清新,隽丽,富含哲理性。其中母爱、童真之类内容仍在作品中占重要地位,但色调有了一些改变:增多了幻想破灭后的失望,探索人生意义得不到解答的苦恼,以及追忆童年生活时带有的怅惘和哀愁,间或还流露

    出对劳苦人民的同情和赞叹。这种情况预示了作者在较多地接触社会人生实际、破除空想、经历长期曲折道路之后可能会有的某种转变(后来写下的《姑姑》集里的《分》,《关于女人》集里的《张嫂》等小说,就多少露出了这种端倪)。从艺术上说,冰心的笔调轻倩灵活,文字清新隽丽,感情细腻澄澈;既发挥了白话文流利晓畅的特点,又吸收了文言文凝炼简洁的长处;它们显露了作者较高的文学修养,也表现了一个有才华的女作家独有的风格。

    篇二:儿童怡春院分院的特征

    摘要:长期以来,儿童怡春院分院研究者多从文本的客观构成及影响讨论儿 摘要 童怡春院分院的本质特征。忽略了对儿童怡春院分院作家主体性在作品中的体现。 由于儿童怡春院分院作家主体意识表达与成人怡春院分院有较大区别。 同时儿童散 文在怡春院分院文体要求真实表达内容和情感方面有自己特殊的虚构要求。 儿童怡春院分院的文体特征应当包括自传经验的个性表达、 虚实相交的叙事 方式两大特征。自冰心开创现代儿童怡春院分院滥觞至今, 儿童怡春院分院的特征通常被理解 为这样几个方面:童心和童趣是儿童怡春院分院的灵魂和核心;带有故事性 的叙述方式;易于儿童接受的理趣;优美、活泼、朴实、简约的语言 特征。1 除此之外,有研究者认为应当还要包括健康明朗的主题,精 巧周整的构思,富于想象力的诗化描述,清新优美的意境等内容。 这些看法及观点是精当而准确的。 研究者从文本的客观构成及影 响等角度讨论儿童怡春院分院的本质特征。 但却忽略了对儿童怡春院分院作家主体 性在作品中的体现。 虽然儿童怡春院分院与成人怡春院分院在创作规律上有许多共 同点,例如都是以抒发情感为主要表达方式,都是作家对自然、社会 及人生看法的个性化表现等。 但儿童怡春院分院作家主体意识的表达与成人 怡春院分院相比还是有较大区别的。除此之外,儿童怡春院分院在怡春院分院文体要求真 实表达内容和情感方面也有自己特殊的虚构要求。因此,儿童怡春院分院的 文体特征和精神内涵除了上述被认可的内容之外, 应当还有自传经验 的个性表达、虚实相交的叙事方式两大特征。 一、自传经验的个性表达 儿童怡春院分院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具有鲜明的个性。 所谓个性,是作家主体性精神在作品中的体现。主体性是一切思 维、意识、意志和感觉的统一体,是指积极蝌蚪网和认识的、具有意识 的独立存在的“个人”。是与客体对立统一的。作家在创作时,其主 体性的创造功能充分发挥积极的作用,将作家“个人”对客观世界的 观察和思考进行审美加工,使之成为能够吸引读者,并影响其对事物 的态度及看法的作品。文学作品虽然是作家主观和客观的统一体,但 对于作家主观意志和情感的表达要求会更多一些。从接受美学角度 看,读者期望看到能让自己产生心灵震撼,能带来“陌生化”审美的 艺术作品。因此任何作品都强调个性化的表现。 “怡春院分院所表现的,主要是作者的感受——或感物之情,或所感之 物,都离不开‘感受’二字。感受,即情也。”2 与诗歌相比,虽然诗歌也是以抒情为主的文体,但怡春院分院的篇幅较长,表达方式更自由 灵活,能够蕴含较大的情感信息,能如实具体地反映人类各种情感的 流程。怡春院分院虽然没有诗歌的节奏

    明快,铿锵起伏,但比诗歌更亲切闲 适。与小说相比,怡春院分院的情感表达也较为自由。小说主要以虚构人物 和情节来表达作者对客观世界的主观思考; 怡春院分院作者则可以在文章中 直接抒情述志。即使是记人记事的怡春院分院,也不需要完整的情节和人物 形象,只需写出人物的某个典型性的细节、动作或神态,展示人物的 精神风貌;记录事件的某个片断或侧面,探求事件内蕴的意义。作家 可以在文章中自由地抒发情感,直接流露作家的个性。这种表达流露 有时较为直白,被称为“直抒胸臆”;有时比较隐晦,被称为“借景 抒情” “托物言志” 读者通常是通过作者的个性去了解和感受一切。 。 因此,怡春院分院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最为个性化的文学作品。 相当一部分儿童怡春院分院具有一个较明显的特征, 就是以作家的自传 性事件为题材,用带有主观倾向的个性表达,来传达作者个人参与, 直接经验的事实,由此传递作家的审美经验和价值取向。 郁达夫曾说: “现代怡春院分院之最大特征,是每一篇怡春院分院里所表现的 个性,比以往的任何怡春院分院都来得强。我们只消把现代作家的怡春院分院集一 翻,则这个作家的世系,性格,嗜好,思想,信仰,以及生活习惯等 等,无不活泼地显现在我们的眼前。”3 这是因为,现代怡春院分院在文体特征上更倾向于表达人的心灵世界。 这个被郁达夫称作怡春院分院最大的 特征,在儿童怡春院分院中也同样存在。儿童怡春院分院作家对自然、生命与社会 的自传性经验都是不可重复的个性体验。因此,儿童怡春院分院的内容是具 有个性化特征的。 同时, 儿童怡春院分院在作品的表达形式上也充分体现了作家的个性特 点。刘锡庆认为:怡春院分院本来是以直接抒发作者的感受情绪为主的一种 比较自由的文体。怡春院分院多以第一人称写作,这不仅是为着能使叙述亲 切、自然、真实,同时,也是为了能更好地表露作者鲜明的个性。许 多儿童怡春院分院, 尤其是以自传经验为题材的儿童怡春院分院都是用第一人称来 书写的,作者的个性倾向在文章中得到较好的表达。 儿童怡春院分院家吴然曾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五四’以来出现的许 多杰出的儿童怡春院分院,如冰心《寄小读者》,郭风的那些写蒲公英的, 写百合花和雪的故事的美丽作品,等等,似乎都经历过不少的风风雨 ERROR: syntaxerror OFFENDING COMMAND: --nostringval-STACK:( cvt )?fpgmJ??lglyfd?^d'.head??'J|6hheaWZ·$hmtx??YmaxpXIo] prepO]?gdirloca?p?U38`@7=2<WM7 ) -mark/sfnts

    篇三:冰心怡春院分院的特点

    一提到冰心,我眼前总会浮现出那位用爱的真情,美的笔触讴歌大自然、母爱与童心,以及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女性。她以柔美细腻的笔调,“满蓄着温柔、微带着忧愁”的色彩,委婉含蓄的手法和清丽的语言,营造出属于她独有的艺术之厦。

    冰心的怡春院分院,哀婉凄清、温情脉脉,富于哲理和抒情韵味,清丽典雅、隽永精致。

    一、景、心互动,情字见长

    冰心怡春院分院主情,以抒情见长。在她的文字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对片段的情思,以及那些晶莹美丽的回忆的抒写。因为她曾说她喜欢做“埋存与发掘”的事。她的 那些最精彩,最富灵气,最自然的怡春院分院,几乎都是她用饱蘸真挚的情感之笔,对昔日 “埋存”的令人难以忘怀的生活进行艺术的“发掘”所得。在她感情的天地里,没有大海的壮阔,也没有长江的奔涌。那是山间流出的溪水,平平稳稳:那是地心流 出的清泉,汩汩淙淙。她抒发感情的文笔,永远也激不起大波大澜,却能给读者带来一种细泉似的脉脉温情。在抒情的章法上,冰心有自己的风格。她善于在绵绵密 密的抒情里,轻巧地插入场景的描绘,人物的 2000 刻画或哲理的思索,使文章一波三折,摇曳多姿。例如在她的早期怡春院分院《笑》[1]中,作者勾勒了三个场景、三个笑 容,在不施藻饰,不加雕琢的含而不露的叙述中,表达了自己对“爱的调和”的理想生活的向往之情。

    她还善于把感情寄托在具体形象的描绘中,使其具有更强的感人力。在《往事》之七[1]这篇佳作中,作者以饱蘸深情的笔触,描绘夜雨后两缸莲花的情状: 半夜里听见繁杂的雨声,早起是浓阴的天,我觉得有些烦闷。从窗内往外看时,那一朵白莲已经谢了,白瓣儿小船般散飘在水面。梗上只留个小小的莲蓬,和几根淡 黄色的花须,那一朵红莲,昨夜还是菡萏的,今晨却开满了,亭亭地在绿叶中间立着。

    窗外雷声作了,大雨接着就来,愈下愈大。那朵红莲,被那繁密的雨点,打得左右欹斜。在无遮蔽的天空之下,我不敢下阶去,也无法可想。

    对屋里母亲唤着,我连忙走过去,坐在母亲旁边——一回头忽然看见红莲旁边的一个大荷叶,慢慢的倾侧了来,正覆盖在红莲上面。我不宁的心绪散尽了!雨势并不减退,红莲却不摇动了。雨点不住的打着,只能在那勇敢慈怜的荷叶上面,聚了些流转无力的水珠。

    我心中深深的受了感动 ——

    母亲呵!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

    白莲在繁杂的雨点摧残下凋零了,洁白的花瓣飘散在水面上,那小小的莲蓬和淡黄色的花须孤零零地留在梗上,随风摇曳,显得那样凄清、冷落,这里明显地沉 浸着作者怜惜的情感,以此作为与红莲的对比。那朵初开的、亭亭玉立的红莲,是高雅、清芬、瑰丽的形象,可以说是审美主体的象征。在大雷雨中,在毫无遮蔽的 天空之下,被那繁密的雨点,打得左右欹斜。这自然界的雷声雨点,无疑也是黑暗动荡时代的风雨,它摧残着娇嫩的花朵,侵袭着美好、纯洁的心灵。在风雨飘摇之 中,一个大荷叶,倾侧下来,覆盖着开满的红莲。尽管雨势并不减退,而左右欹斜的红莲又稳静地玉立着,狂暴的雨点,只能在荷叶上面,聚了些无力的水珠。这里 的倾侧、覆盖,透露出一种崇高、感人的美。荷叶勇敢地抗击自然界的风雨,无私地遮护红莲同母亲的慈怜,无条件的自我牺牲精神,柔和地交织在一起,寄托着作 者对黑暗社会的不满,对坚强的力量、英雄无畏的精神、扶持新生、美物的行动的赞颂。文章的主题自然得到了升华。

    二、以景拟人,渗透生命真谛

    冰心的另一些作品,总是在景物描写中体现出某种哲理来。例如《往事(一)之十四》[1]是以大海为题材的作品。作者在描述心目中的海的女神时,或用 “艳如桃李,冷若冰霜。”来形容海上云霞的明媚和风雨的阴沉。或用夸饰以女神曳着白衣蓝裳,头插新月的梳子,挂明星的璎珞,翩翩地飞翔,来描绘海的美丽。 还有的认为:“海太大了,我太小了。”全篇既把海景的变幻渲染得溢彩流霞,又点出海的神秘、有容、虚怀、广博。冰心从海的女神的轻柔的潇洒的丰姿中,悟出 人生的理想境界:像海那样温柔而沉静,像海那样超绝而威严,像海那样既广博精深,又虚怀若谷。这些特点启迪人们对人生真谛的思考,文章的思想内涵也得到升 华。

    又如冰心在晚年的力作《霞》[2]中写到:“……但我直到几十年以后,才体会到云彩更多,霞光才愈美丽。从云翳中外露的霞光,才是璀灿多彩的。。。。。。一个生命会到了“只是近黄昏 ”的时节,落霞也许会使人留恋,惆怅。但人类的生命是永不止息的……”

    这些文字全是诗情的迸发,全是警句,全都发出智慧和哲理之光!

    郁达夫曾评论说:“意在言外,文必己出,哀而不伤,动中法度,是女士的生平,亦即女士文章的极致。”

    在《往事(二)之一》[3]这篇怡春院分院中,冰心写到:“……生命何其实在?又何其飘忽?他如迎面吹来的朔风,扑到脸上时,明明觉得砭骨劲寒;他又匆匆吹过,飒飒的散到树林子里,到天空中,渺无来因去果,纵骑着快马,也无处追寻。……

    “点缀完了,自己看着,似乎起了感慨,人生经得起追写几次的往事?生命刻刻消磨于把笔之顷……”

    这篇文章的艺术韵味鲜明而动人。全文沉浸于淡淡的哀愁之中,宛如流水般的思绪导引读者进入静思默想的境界。在由景而引发的感触中,令人体味到作者纤细 而敏感的内心。郁郁黄昏,本已带着沉寂之感;雪中送友,平添了感伤情调;大雪掩迹,更把“山回路转不见君”的惆怅之情加深了一步;东坡诗句,则使深沉的人生感叹扩大化了。全文动人的低回的情感抒发,在作者构筑的冥想世界中变得如歌如泣,哀婉凄清。在文字中,既有乡思乡愁,也微露人生的悲凉感,但同时也透露着渴求进取,把握时间和生命的积极意义。冰心真正做到了“哀而不伤,动中法度”。

    三、语句“清丽”而“典雅”

    “情动于中而行于言”。冰心创作风格如此异常鲜明,也得益于她的语言功底。郁达夫曾说:“冰心女士怡春院分院的清丽,文字的典雅,思想的纯洁,在中国好算是独一无二的作家了。”

    “清丽”、“典雅”确为冰心怡春院分院的语言特点。她善于提炼口语,使之成为文学语言,她有深湛的古典文学修 养,能把古典文学中的辞章、语汇吸收融化,注入到现代语言中去。远在“五四”初期,冰心就以其超群卓尔的语言而斐声文坛。那时,她响应时代的呼唤,以语体 白话文从事创作。但“她的语体文是建筑在旧文学的基础上,不是在口语上。”故在行云流水般的行文里,在引诗援典或遣词造句中时而出现某些文言词语。然而, 并非文白相加,而是经过精心提炼、加工,使之相互融合,浑然一体,形成独特的语言艺术:即凝练明快 清新婉丽。或色彩鲜明,或素缟淡雅,都带有浓重的

    冰心儿童怡春院分院题材

    抒情性,给人以如诗似画的美感。其错落有致的长短相间的句式以及排比、对句等的切当穿插,更增强了语言的 音乐性。广大读者对这种语言交口称赞,以致把后来的既表现出白话文的流畅、明晰,又有文言文的洗炼、华美的语言,统称之为“冰心体”语言。“ 例如《寄小读者之通讯四》[3]这样描写江南水乡:

    “一簇一簇的茂亭农舍,树围水绕,自成一村,水漾清波,树枝低亚。当儿村农妇挑着担儿,荷着锄儿,从那边走过之时,真不知是诗是画。”

    这一段文字,宛如一幅飞红点翠的图画。它用纯正的北方口语娓娓写来,又借鉴古典文学中炼字炼句的长处,精选词汇,多用对偶,在清丽之中,又具典雅之美,显示了提炼口语而又熔化古文的妙用。

    又如《再寄小读者之通讯五》[3]中,在写旅行中与海结缘时,她写道:“枕上听见鸥鸣和潮响,用饭的时候,也仿佛在啖咽着蔚蓝的水光。”饮食起居与海相伴的情形逼真地表现出来了。在描写异域的水光天色时,她又信手拈来我国古诗句“水如碧玉山如黛”、“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贴切而自然,简洁而生动。

    语言好比叶子点缀在思想的枝头。正如冰心说:“我平日总想以‘真’为写作的唯一条件”,“抑制不住冲口而出的不是人云亦云,东抄西袭的语言,乃是代表他自己情感的独特的语言。”

    冰心的语言清丽爽洁。在短短的这篇《往事(二)之一》[3]中,幽幽思绪,柔绵情感,都通过细致清丽的语言加以表现,写黄昏的“郁郁”,雪铺的“绒 绒”,心的“沉沉”悲哀,都格外传情。因雪而生抑郁心情,对苏东坡诗的感触,对生命存在意义的追索等文字,讲究而通畅,秀丽可人。

    冰心的语言温琬、雅致。如在《寄小读者之通讯十五》[3]中,作者写到:“今晨黎明即醒,晓星微光,万松淡雾之中,我披衣起坐。举眼望到廊的近处,我 凝注着短床相接,雪白的枕上,梦中转侧的女孩子,只觉得奇愁黯黯,横空而来。”这类温琬、雅致的叙述中隐隐蕴含着一种无可名状的清愁;“故国的岁除,红灯 绿酒之间,不知有多少盈盈的笑语,这里却只有寂寂风雪的空山……不写了”,话语中深藏着多少羁旅乡思的淡怨。

    冰心的语言清新柔美,婀娜多姿,在《樱花赞》[4]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樱花赞》是语言的图画。读这样的作品,忽而使你感觉仿佛在荧屏前欣赏影视作品,忽而又令你宛如徜徉樱花丛中:“日本到处都是樱花,有的是几百棵花树拥在一起,有的是由两棵花树在路旁水边悄然独立。春天在日本就是沉浸在弥漫的樱花气息里!”

    几句简洁、准确的描写便赋予了静态的樱花以跃动生机,它的魅力,足以使读者与作品构筑的艺术世界浑然融为一体。

    《樱花赞》又是语言的音乐:

    “这樱花,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地,在朝阳下绯红万顷,溢采流光。当曲折的山路被这无边的花云遮盖了的时候。我们就像坐在十一只首尾相接的轻舟之中,凌驾着骀荡的东风,两舷溅起哗哗的花浪,迅捷地向着初生的太阳前进!”在这里,作者一方面着力于内在情感律动的艺术创造,同时也注意外在语言的音韵的匠心营构,使怡春院分院句句铿锵、音象俱足,从而令读者获得了视觉和听觉的美的愉悦。

    有人曾将她的文字比作“镶在夜空里的一颗颗晶莹的星珠。”“一池春水,风过处,漾起锦似的涟漪。”这种独特的艺术风格一直延续在冰心当代怡春院分院名篇中。 如 《樱花赞》、《小桔灯》[5]等晚期作品既保持了她固有的温婉、清丽、细腻、隽永等特色,同时又一改“微带着忧愁”的迷茫、空幻、暗淡的色彩,代之以 欢愉、舒展、奔放的旋律,增添了几分明朗和健美的豪情。例如在《再寄小读者之通讯二》[3]中,作者 2000 写到:“在这篇通讯里,我给你们介绍一幅极感人的图 画……”,“看!画的左上角,是人民大会堂,门前只停着一辆轿车,司机站在车边等着,是‘夜深人静’了啊。”总理“关怀着每一个人辛苦工作,却没有想到自 己的日夜辛劳。总理是多么伟大啊!”等等无不使人体会到作家的崇敬、喜悦的心情,使作品充满了健康、乐观、开朗的新时代气息。

    前人曾这样评价冰心,以她的“情致和技巧,在怡春院分院上发展是最易成功的。”的确,冰心以她的丰姿绰约、轻倩灵动的彩笔,抒写了一曲曲爱的歌、情的歌,那疏朗的笔致,丰腴的神采,醇厚的情味,都给读者留下了极为难忘的印象。我们曾经长久地希冀怡春院分院园圃中出现更多的美文。它们带来的不仅有思想上的启迪,心灵上的净化,也有美感上的享受;它们能经历时空变化和岁月冲刷,仍然 能留在人们的记忆里。可如今的一些怡春院分院无病呻吟、小女人般的矫情造作或玩文字游戏,让读者不知所云。像冰心这样特色的怡春院分院似乎已寥若晨星,甚至是可遇而不 可求了。

    重温冰心的怡春院分院,对我们的怡春院分院写作,甚至其它文学体裁的写作是不无裨益的。

    相关热词搜索:冰心 题材 怡春院分院 儿童 冰心儿童怡春院分院集 冰心儿童怡春院分院大全

    冰心儿童怡春院分院题材相关文章

    0